全国服务热线:400-888-6661
展恒动态

公司新闻

大咖私享丨远望资本合伙人程浩:从创业到创投的华丽转身

来源:展恒理财

发布日期:2017-05-12

0

时间倒退到21世纪初,美国毕业回国的程浩加入了百度,“人生最大的风险就是从来不冒险”,02年底程浩辞职创业,联合创办了迅雷。

由于互联网设备不完善,项目发展并没有太大成效,程浩看到了中国宽带取代窄带的“风口”,经过深思熟虑开始做迅雷下载。08年程浩出任迅雷总裁,并在14年带领迅雷在纳斯达克敲钟。

创而优则投,不安于现状的他只保留在迅雷的董事身份,作为远望资本的创始合伙人,开始了其投资生涯。远望主要面向人工智能、企业服务、互联网金融三大方向。

5月6日,展恒理财特邀迅雷创始人、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先生为大家带来有关创业、投资的精彩演讲。

 

迅雷创始人/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  程浩

 

以下为演讲实录

 

大家好,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能跟大家做一个分享。先做一下自我介绍。我叫程浩,大家也可以叫我浩哥。我从南开大学数学系毕业,后来去杜克大学计算机系学习,之后在硅谷工作。2001年进入百度,可以算是百度非常早的员工了,我刚到百度的时候百度只有60个人。2002年底的时候创办了迅雷,一直干到2014年,6月份我们在纳斯达克上市,2015年的下半年我就出来了,成立远望资本进行股权投资,扶持优秀创业企业。

 

股权投资“聚焦”很重要

 

我们认为“聚焦”对于股权投资很重要。比如两个投资人在一起聊天,一个问你投什么领域?如果回答投互联网领域或者TMT领域,这就跟没说一样,因为大家都知道所有人都会投这俩领域。那么我们的聚焦是什么概念呢,我们只关注三个细分赛道:第一个是人工智能,第二个是企业服务,第三个是互联网金融

 

聚焦的好处是什么呢?首先,我们把整个行业都摸了一遍,所以我们不会出现刚投完这个公司,两个月之后就会发现还有俩公司比它还好。对于投前来讲的第二个好处是可以积攒品牌影响力。举个例子,我主要看人工智能,大家知道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我比较擅长,那么慢慢的很多创业者会主动找到我,他们如果有什么项目,第一时间都会想找浩哥给看一看,即使不投的话也能给一些建议。

 

如果我们对一个领域没有非常深入的了解,我们其实很难做投资,因为如果我都不懂在做什么,真的是没法投资,所以说“聚焦”是有非常大的价值的。因此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战略就是聚焦,尽管有时候聚焦也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小“问题”,比如有很多我们认为也是有价值的领域,例如医疗、大健康领域、文化娱乐领域,这些领域也可能会出很多不错的案子,但我们几乎不看这些领域,拿到项目后也会给到一些专门投这个领域的朋友。

 

我们投什么?

 

早期投资需要关注哪些方面呢?简单来讲我认为需要弄清楚五个问题。第一个问题:是不是刚需?第二,市场有多大以及市场趋势是否是朝阳行业?第三,盈利模式是什么?第四,为什么是你做?第五,你的竞争力在哪?

 

那么我们认为未来值得投资的领域是哪些呢?我认为人工智能是当前最重要的投资方向之一。大家听着可能感觉离我们比较远,但其实人工智能就在我们身边。最简单的,离我们最近的人工智能就是搜索。例如今日头条,就是一个人工智能驱动的产品;还包括地图导航、输入法等等,这都是人工智能的产品。我认为人工智能将带来第四次工业革命,它对人类的影响可能会远超过互联网。那么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里我们主要关注哪些呢,人工智能还是分很多子赛道,我们看的比较多的赛道是人工智能+,就是人工智能+行业,例如+汽车、+机器人、+医疗、+媒体,等等。

 

+汽车,最简单的就是无人驾驶,这是一个典型的人工智能产品,无人驾驶对社会的价值是巨大的,首先第一点是安全,大家知道每年因为机动车死亡的人数是多少吗?每年全球因车祸死亡的人数大概在110万到130万。未来如果自动驾驶实施,这个比例将会降到现在数字的百分之一;而且一旦普及我们未来的交通问题会有很大的缓解,比如无人车跟信号灯互联,一变成绿灯,所有的汽车一起加速通行;还有可能会对车的形式做出影响,大家知道现在的车长得很像,有驾驶位有方向盘。这些未来都不需要,车可以是办公室,上了车就可以办公,又或者你从北京去天津的路上可以把车弄成家庭影院看电影,所以未来车的形式可以千奇百怪。

 

人工智能+机器人又可以细分为三个赛道,第一个就是工业类机器人,它更多的是自动化设备,这个领域现在已经很先进了,大家如果在珠三角或者长三角对这个感觉会更明显,因为中国是最大的制造业国家,中国已经是工业机器人的最大消费者,工业机器人的价值很简单就是给你省钱,一个岗位之前五个人,用了工业机器人削减到一个人了,一年下来只有五个人的四分之一成本,而且做得东西一致性好;还有一类是服务类机器人,比如说在星巴克点咖啡,省去排队等待的环节,直接由机器人来服务,这个在美国三年内一定会实现。再比如摘苹果的机器人,撒农药的机器人、小区巡逻机器人,这类的特点就是替代人力。第三个是to C的机器人,这个相对来说还属于早期,现在出货量比较大有扫地机器人、无人机、中小学用来做教育的机器人等。

 

还包括人工智能+金融,比如在网上贷款利用大数据维度来分辨出是不是骗子,还有就是量化交易中的高频交易是最容易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的。是不是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主要在于你的输入是否有明确的边界,你的输出是否标准化又容易比较。比如量化交易的输入是几千只股票的买和卖,再比如一个基金经理一年的收益是30%,这就是标准化,机器可以通过结果的反馈进行自学习。这些都是容易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的。

 

医疗领域也是人工智能的一个主战场,例如医疗机器人,包括手术机器人,可以实现远程医疗,可以实现微创手术等等。还有一个人工智能+hr领域,一万个人里面可以筛掉七千个,极大地提高了效率。

 

SaaS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烧钱,比如滴滴打车是个很好的企业但是烧钱,从投资的角度来讲除非能投的特别早期,否则资本效率非常低。资本效率是指一个公司现在值多少钱以及它融资金额的比例。举个例子滴滴估值现在按五百亿美金算,融资的数额在150亿到200亿之间,那它的资本效率就在3左右。再举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,就像Google只融了一千万美金就上市了,现在市值是六千亿美金,这是很高的资本效率

 

我简单介绍一下我的两位合伙人,一位是田鸿飞,鸿飞以前是麻省理工(MIT)毕业的,之后在硅谷的甲骨文(Oracle)工作,后来在09年回国创业,创办乐啊科技,后来卖给了新浪微博,他在微博就职几年,后来去了SIG。他在SaaS、互联网金融领域非常有经验。第三位合伙人是江平,他今天也在场。江平以前在清华念本科,之后他在硅谷的阿尔法工作,之后回国创业,企业卖出去之后去了小米,在小米负责ERP相关的工作,江平在企业服务这一块非常有经验。这就是我们三人合伙的一些背景。

 

优秀项目如何获取

 

首先,行业背景是我们最大的优势。拿我举例,我实际上是01年入互联网这行,虽然不能算第一波吧,第一波是李彦宏啊、张朝阳啊等等,但我觉得我算第1.5波吧。整个这个互联网行业,低谷也好高峰也好都经历过了,所以在哪一个时期,这个企业应该有什么姿势,我是非常非常熟悉。同时,因为从两个人一直干到纳斯达克上市,几乎所有的岗位全干过。最早代码是我和我搭档两个人写的,后来做产品经理做运营经理,后来负责投融资各种事。我看了一下,我完全没有做过的只有财务和法务两个工作,因为这两个工作太专业了。所以说我们的行业背景是我们基金最大最大的优势。我们的目标是什么?是未来十年再造一支红杉,我个人的目标是未来十年一定要投中一个BAT,腾讯、百度、阿里巴巴,如果运气稍微差一点的话,我觉得就投一个滴滴打车也可以,这是我未来我自己的目标。

第二,我们有非常深厚的创业者资源,可以看一下,我们主要的创业者群实际上来自这个群,第一个就是腾讯,因为腾讯和迅雷在深圳很多年了,我们互相人来人往,所以跟腾讯的关系非常紧密,很多腾讯的T4级专家,人还没离职呢就先找到我说浩哥我这有一个项目,我想做点什么事情,你看给我指点指点。百度我是60号百度员工,我在百度这个离职群——“百老汇”影响力是非常大的,包括他们几乎每届的一些比较重要的event(事件)我都是参与者,甚至是赞助者。迅雷就不用讲了,迅雷超过一半的人都是我招进来的,连名字都是我取的。还一个很重要就是小米离职群。因为江平(远望合伙人之一)之前在小米做过,也是小米离职群的秘书长,我们在这方面都有非常多的channel(通道)。

 

同时,我们的创业者很多都是来自硅谷,我们三个合伙人以前都在硅谷。我们有很多来自硅谷的,包括来自杜克大学校友群、MIT校友群、Berkeley校友群以及清华和南开的校友群,都成为我们非常重要的创业者资源。我们大概统计了一下,国内至少60%的优秀创业者其实都是来自我刚才列的这些群体。创业者资源对于我们来讲非常非常重要,因为我们做早期投资,早期来说哪来的项目源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

 

除了创业者资源,还包括行业资源。我其实可以毫不谦虚的讲,我们的被投企业如果他想跟百度、腾讯、小米、阿里的任何一个部门合作,我们随时可以帮他对接。因为确实在这个行业时间很长了,我们有非常深厚的行业人脉。

 

第三点优势是我们都有很强的技术背景。中国过去的十多年,互联网领域的商业模式的创新占主导作用,技术创新比较少,但是我们长期来看,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并举。我们有比较好的技术背景,所以我们能比较好的抓住技术创新的机会。

 

第四点优势我认为我们有全球化视野。首先我们三个都是从硅谷回来的,其次我现在还是经常去硅谷,大概两三个月我就去一趟,因为我太太孩子在那边,所以我每次回去都会看非常多的项目。我们客观来讲,尽管硅谷并不是投资的主要战场(我们主要投的还是国内),但是对于投资人来讲,我们需要知道世界上最前沿的地方在发生什么。

 

第五点就是我们理解创业者,这个原因很简单,我们以前都是创业者出身,我们以前长期做乙方。现在好不容易做甲方了,但我们非常理解乙方的心态。比如乙方哪些情况下需要你,哪些情况下他不需要。对于早期企业来讲,他最需要的就是你给他找人,其次是找钱,对接一些资源。当然我们能够分清楚创业者和投资人这条线,我们给自己定位叫“副驾驶”, “驾驶人”肯定是创业者,“副驾驶”就是帮你看一下路,给你一些建议,但真到这个路口应该直行还是左拐还是右拐,这还是驾驶人的决定。

 

相关资讯

展恒动态